左左日常

好忙好忙!有辣~么多可萌可萌的cp要萌!~(≧▽≦)/~

#香芋 票友,约吗?(9)

接上文———

第二天,于半珊准时去上班,全程无异样,正常到不行。致一的小伙伴儿们都松了一口气。

真亿那边,甄少祥没有像上次那样颓废无作为,没有机会了,他已经完全接手了真亿,工作太多,都恨不得把一秒掰开来用。但是在睡觉之前还是会想起于半珊,这几个月的相处情形就跟电影似的一遍一遍在脑海里放映。甄少祥知道,他的第一次动心已经画上句号了,从于半珊逃跑的那一刻起,就已经结束了,这些回忆是唯一的留念。


五月初四的晚上,虞大师到甄家做客,邀请甄家父子回老家参加一个老友聚会,其中有京剧演员,票友以及资深戏迷。
“少祥啊,端午节放假你就跟着我上我老家转转,你最近就跟个工作机器一样没日没夜地工作,趁着放国假放松放松。”
“虞叔,我……”
“行了,跟你虞叔去吧。我在帝都还有局就不去了,公司有事我可以顶着。”
“嗯。好。”
第二天,五月初五,端午节,国定假期三天。甄少祥一早就和虞大师开车上了高速。
而致一这边,此时没有一点放假的迹象,当然这一切都得拜老板肖奈所赐。肖·工作狂·奈在端午节的前一天接了一个新项目,导致全体员工又要开始打艰难副本。其实肖奈说过,自愿加班,端午节有安排的分分钟准假。可是致一这个和尚庙的和尚们假期都没约会🤷‍♀️,一个人在家又太孤单,所以都凑在公司一起加班。于半珊这几天重感冒了,每次说话都带着浓重的鼻音,让郝眉好一顿嘲笑。但他仍然坚持在办公室里,废话,大伙儿都在加班,他一个人走算什么事儿。

虞大师老家
甄少祥开了一天的车,下午五点终于抵达酒店了,倒不是说离帝都有多远,主要是高速实在是太堵。
晚上聚会,大部分人都到了,虞大师向自己的每个好友都介绍了甄少祥,等转了一圈,觉得不对劲,“我说,你们见着小于了吗?这次聚会不还是他提议的吗?怎么不见他来。”
“哎呀,还真没见着他!”
“他通知谁了吗?可能迟到会儿吧。”
……
正当互相询问小于去向的时候,虞大师手机响了,“喂,小于啊,我们正说着你呢,你干嘛去了,聚会也不来。”
“您快别说了,我抓小偷没看路被车给撞了。”
“我说你!!!严重吗,叫了救护车没?现在在哪儿!!”
“啊,不严重不严重,啊哈哈哈。路人帮我叫了救护车,我现在在宣武街250号。”
“你还真是个250!那儿离酒店近,我马上过去。”
虞大师挂了电话,跟大家解释一下,就带着甄少祥离开了酒店。
甄少祥开车不到五分钟的时间就到了现场,一下车就看到一个穿着警察制服的大叔坐在路边上,衣服有些凌乱,他却毫不在意,哈哈哈地跟路人聊上了。
“我不是说你,都多大年纪了,还像个小年轻一样逞英雄。”虞大师上去就是一巴掌拍在那位警察大叔头上。
“哎哟。”警察大叔本来聊的很开心,冷不丁被打还没反应过来。等转头看到来人,立马满脸堆笑,“哈哈哈,虞哥啊,您来啦。我没事儿,我虽然不是小年轻了,但是也不老啊,也就才四五十来岁的。哪像虞哥您啊,都六十好几了!”
“噗!”甄少祥忍不住笑出声,虞叔这弟太搞笑了,但当看到虞叔变得铁青的脸赶紧捂住嘴巴,不能惹虞叔生气,后果很严重!
但是地上的大叔毫无察觉,听着笑声就看到了甄少祥,“哎呀,这小伙子谁啊?真俊!”
“叔叔好,我叫甄少祥。”
“哈哈哈哈,好啊好啊。哎呀,我现在身上没什么好的见面礼,等我从医院出来了,你来我家,我给你做个满汉全席!我跟你说这满汉全席啊……”
“咳!”
“怎么了,虞哥,感冒了?那可得多注意啊,这天气……”
“你消停点,能不能像个病人。”虞大师转身准备向甄少祥介绍,却看到甄少祥捂着嘴笑得眼泪都快出来了,“。。。”
甄少祥触及虞大师视线,赶紧收住表情,“虞叔,您说。”
“嗯……这就是我刚说的小于,你就叫他于叔叔吧,跟我的称呼也好分开。”
“诶,好好好。”
站着又聊了几分钟,救护车就到了,虞大师跟着上了救护车,叫甄少祥自己开车跟到医院去。
甄少祥看着救护车走了,才敢放松脸部肌肉,“这 '虞' 叔叔太逗了,还不知道虞叔有这么一个有意思的弟弟呢。”

医院
送到医院后,检查、手术忙活了几个小时,于大叔终于被推出了手术室,左腿和右手都打了石膏,目前还是麻醉状态还没醒。而此时已经晚上11:30了,甄少祥看虞大师撑不不了,赶紧让他回酒店休息,“虞叔,您先回酒店吧,这儿我看着。”
虞大师也明白自己年纪大了熬不住,就答应了。
等虞大师离开了,甄少祥坐在于大叔病床旁边看着。看着看着,莫名觉得这双眼睛好熟悉,虽然闭着眼睛,但是看着这眼部线条……对了!像于半珊!想到于半珊,甄少祥苦笑一下,“还真是忘不了,怎么看谁都像他。”
第二天天刚亮,于大叔醒了,推醒趴在床上睡着的甄少祥,“小伙子,你看见我手机了吗?我想给我媳妇儿和儿子打个电话。”
“啊?手机?”甄少祥揉揉惺忪的眼睛,头脑开始重新启动,“叮”,“啊,我给您拿,放您包里的。”说完拿着手机递过去。
“诶,好,谢谢你哈!你比我儿子都好!我那兔崽子过节了都不知道回家一趟,一天就知道加班加班。”于大叔边翻手机边跟甄少祥说话,“我先得给我媳妇儿打个电话,她回娘家了。昨天一大早就走了,留我一个人在家……喂,老婆啊,家里怎么样啊?”
“挺好的!你这么早打电话有病啊!”
“媳妇儿,我还真病了,在医院呢。”
“什么?又折腾去医院了?这次是割了手指还是摔了屁股?都跟你说了,我后天就回,后天就回,还能不能消停点!”
“噗!”甄少祥又忍不住笑出声,赶紧撇开头不看于大叔,感觉只要遇上于大叔自己的笑点就会变低。
于大叔抬眼看了一眼甄少祥,挪了挪能动的半边身子,背对着继续通电话,“好吧,那你记得后天一定回啊,路上小心,当心小偷!”
“知道了,挂了。”
“诶,好好好……”
“于叔叔,您怎么不告诉阿姨你伤的比较重啊,好让阿姨早些回来照顾您啊。”甄少祥看于大叔打完了电话,过去准备给他倒杯水,顺便问一句。
“一看就知道你没老婆。她好不容易回趟娘家,那边有她的亲戚朋友,当然要让她尽兴啊,我这点伤不算什么,只要命在就行了。照顾我的事……我找我儿子!这小兔崽子是该孝敬孝敬我了,都说养儿防老,我这养的儿子跟匹野马似的常年不着家!”
于大叔一边抱怨一边翻通讯录打电话。甄少祥好笑,觉得这大叔太萌了太了。
“于半珊你个小兔崽子!”
“啪!”甄少祥听到这名字,一下没握住水杯。
“哎哟,你别用手弄,等会儿保洁阿姨来了你请她用扫把扫扫。你坐我床这边来。”于大叔见甄少祥打破杯子后马上就上手碰玻璃碴子赶紧制止。
“爸,你在跟谁说话呢!有事吗?没事我挂了,我还在加班呢。”于半珊等了半天没见他爸跟他说话,反而听见跟别人说话的声音。
“急什么!”于爸拉过甄少祥的手,将他安置在另一边的椅子上了之后重新拿起电话,“加班加班!每天都加班也没见着你赚几个钱!你赶紧回来!你爸出车祸了!现在就在病房里躺着呢,就等见你最后一面了。”
“车祸?!爸,你等着,我马上就回家,一定要等着啊!哪儿医院几号病床啊?”于半珊一听车祸吓坏了,赶紧收拾东西。
“就咱家旁边人民医院,1201号床。”电话那头传来嘘嘘索索收拾东西的声音,于爸满意地挂了电话。
“于叔叔……”甄少祥有点难以置信。
“嗯?怎么了?小伙子,你没事儿吧。不就打坏一个杯子嘛,没事儿,不用你赔。”于爸看着原来还精神抖擞的小伙子,怎么杯子破了之后就跟受了刺激似的。
“您……您是于半珊的父亲?”甄少祥咽咽口水,缓冲一下情绪。
“是啊。你认识我家兔崽子?怎么认识的?”于爸很好奇。
“呃……通过虞叔认识的。”他可没说假话,自己去看的那场京剧表演,于半珊就是受了虞叔的邀请。
“哈?于半珊这小子认识虞哥?他没跟我说过啊!这臭小子两年没回了,他的情况我是一点儿不知道啊。”
“您也别怪他,半珊那么优秀,而且还特别努力,我爸和虞叔都夸他呢。他很好,特别好。”
“你就别替他说好话了,他好?嗯……他好也是遗传我!哈哈哈哈………”
“。。。”你是半珊爸你最大。



———————
萌萌哒的于爸登场了!!!掌声鼓励!👏👏👏
急需甜一发,请允许他们先过端午。

评论(18)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