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左日常

好忙好忙!有辣~么多可萌可萌的cp要萌!~(≧▽≦)/~

#k莫 #香芋
背景:封腾demo会两年以后,甄少祥留洋归来。

票友,约吗

致一
正值中午,从窗帘投射进暖暖的阳光,每个人都昏昏欲睡。平时这个时候应该为块饼干打架两个活宝竟然没动静,这还怎么醒瞌睡啊。大家都左瞅瞅右瞧瞧,才发现两只凑在一个角落不知道在干嘛。
“老三,我们走了。”于半珊和郝眉匆匆道了别,背着大包行李勾肩搭背地走出了致一。
办公大厅的人一脸懵逼,“这是要干嘛去??”
“?!这是出走了?”
“不可能吧……”
“不是吧,不会是因为我们天天中午以欣赏他们打架为乐吧?”
“不可能,我眉哥和于总是这样的人吗?”
“就是就是,先不说于总,眉哥怎么可能出走,你们看ko都还……?!ko去哪儿了?!”
“?!!!”
顿时,办公大厅炸开了锅,瞌睡虫早被吓跑了,致一的两个宝贝出走了好吗?!!
肖奈从办公室里看着这群傻x并不想说话,但是太吵影响他工作,捏捏鼻根,走了出去。
“静一静,他们只是助演去了,你们也知道他两个会唱京剧。”
“呼~~~没出走就好没出走就好……?!唱京剧去了?!肖老板,让我们也去呗,我们也想看看(⊙v⊙)”
肖奈看着眼前一群糙爷们卖萌撒娇,赶紧转开视线,辣眼睛。
“工作,或者,扣奖金。你们是自由的。”说完转身回了办公室,并掏出手机发了条短信,“微微,下午五点我去接你,看半珊和郝眉演出,半珊给了票。”
大厅里的人儿看着肖总撂下话就进了办公室,虽然很遗憾不能欣赏到致一两儿活宝演出,但继续工作至少有奖金啊。

致一楼下
ko早他们一步下来,把车开到公司楼下等着。问ko为什么也去?这不废话?眉眉好不容易一场演出,作为老攻怎么可以错过?!
“ko,ko,我来啦~~”还隔得老远就听到眉眉软糯的小奶音,ko把副驾驶车门打开,郝眉咻的一下就窜了上去,对着ko就是甜甜一笑。ko心跳一滞,忙转开视线,看着车前。
郝眉不乐意了,眉哥对你笑你竟然不理,伸手就把ko的脸扳了过去,让他看着他,“哼,眉哥叫你呢,要记得回答我!”
“嗯。”ko垂着眼看着郝眉因为运动泛红的脸颊,有些心猿意马。
郝眉看ko乖乖听话了,满意的笑笑,放开捧着ko脸的手,向车外张望“愚公怎么还没来,每次出门都要上厕所,真是麻烦!”
话音刚落,于半珊就像个炮弹冲了过来,“赶快赶快,别迟到了,迟到了就丢大发了!”
ko看于半珊上了车,发动了车子。

剧院
凭靠着ko高超的飙车技术,他们终于准点到了剧院,于半珊扯下郝眉就跑,郝眉一边跑一边回头对ko大喊,“ko,ko,你先停好车去找你的位置,我们先去后台了,乖乖等我哦~看眉哥给你扮一个最硬最尿性的武生!”
ko宠溺地看着郝眉跑远了,“最硬最尿性?”回想昨晚手上的触感,ko挑了挑眉。
于半珊和郝眉背着大包行李呼哧呼哧地喘着气,脚步凌乱地向化妆间跑去,大师面前千万别迟到了。走进化妆间,里面每个人都在忙碌着,他们两儿进去了都没人察觉,或者说没人能腾出手来打招呼。他们自觉地走到彩排时说好的地方等待安排。
郝眉看着眼前忙碌的身影,一眼就看到了那位京剧大师,他正在和工作人员交流着什么。郝眉拉拉于半珊衣角,“愚公,你怎么认识这位大师的啊,我学京剧那会儿,我们老师都一直就跟我们说他呢。”
于半珊放好两个人的行李,稍微整理了一下,也转头看向大师,“我能认识大师还得多亏了真忆甄总……”
“啊?真亿?怎么回事?”
“就是……诶,你不也知道嘛,之前真亿想挖墙脚,就调查了我,知道了我喜欢京剧,学过京剧。除了那次李总约我去咖啡厅,后面他们又约了几次,有次直接带着我去剧院看京剧,就是大师的场。真没想到,看完了之后我被带到后台被引荐给了大师,当时我那个心情,你懂吗?小粉丝见到真佛了!我当时激动的!然后跟大师聊了很久,大师很开心,说我们也算忘年交,留了联系方式,有时互相交流交流。后来我才知道,这个大师是甄总的挚友。其实我还挺感谢甄总的,哈哈哈哈……”
“哈哈哈……是啊,结果你并没有去真亿,他们白搭线了。”
“大师不知道这些,还经常跟我说他还挺谢谢甄总的,让他能遇见我这个年轻的京剧爱好者。我当时那个尴尬啊,哈哈哈哈哈,不过我觉得大师说这话,甄总更尴尬,他本意可不是这个。”
“哈哈哈哈,甄总转身默默拭去眼角泪花……”郝眉又开始搞怪,有模有样地擦拭眼角。
于半珊被他逗乐了,按住他脑袋就一顿揉。郝眉哪儿会认输,当即还手。两人在忙碌的化妆间一角打闹,连大师走到他们跟前了都没发觉。
“咳!”
于半珊和郝眉同时回头,看着大师站在他们面前,一副憋笑的样子,顿时慌了手脚,瞬间站直了向大师问好。
“老…老师…好。”
“哈哈哈哈……”大师看着两个孩子挺可爱,不由得想起自己年轻那会儿,“不用紧张,你们玩儿你们的,我就是过来问问情况。怎么样,昨天彩排没问题吧?”
于半珊和郝眉听这话,放松了一点身体,“嗯,都还不错。”
“嗯嗯,那就好。辛苦你们啦,这次请你们来跟我淌这滩水。这次汇演呢,都是我们几个老家伙筹划的,就是为了吸引更多的人注重国粹,特别是你们年轻人。我看你们两个都长的那么标志,演出一定会吸引很多年轻人!”大师很欣慰地拍拍他们的肩膀。
两人被大师夸奖,不太好意思,挠挠有些红的脸蛋,也不太知道说什么,只能一直表决心,“老师放心,我们一定好好演出。”
“好的好的,你们去上妆吧。”

大厅里,ko坐在指定的位置,几个小时一直没换过姿势,眼睛一直盯着舞台,不知道他的眉眉什么时候才会上台。
“叮咚~”口袋里的手机响了,是眉眉发的微信,一张图片。ko打开图片,呼吸都停止了。化了妆的眉眉真的很不一样,夸张的眉毛斜飞入鬓,眼线上挑拉长,大红色的眼妆和唇彩让眉眉看起来更加妖冶,最醉人还是他黑得发亮的眼睛。ko仔仔细细地再看了一遍照片,手指捻捻照片上眉眉的脸颊,回了句话,“结束后别卸妆。”

演出快要开始了,观众陆陆续续地走进剧院。真亿甄总也来了,作为大师挚友,把自己刚从国外回来的儿子甄少祥也拖来捧场了。甄少祥其实不是特别乐意,他昨天才回国,时差还没到过来呢,就被老爸拖着来剧院了。再说了,他也听不懂,勉强知道点皮毛,爸也不怕他睡着了,在挚友面前尴尬。甄少祥按着老爸要求走向了自己的位置,发现他旁边坐着一个穿的全身黑的寸头面瘫男人,“看不出来这种酷酷的人也爱看京剧。”
甄少祥嘴里嘟囔着,还是乖乖坐下了,旁边老甄总拉着甄少祥就开始说教,“这场汇演是你虞叔策划专门吸引年轻人的,你和你那群狐朋狗友没事儿不要这酒吧那网吧的逛,多听听国粹。”
“爸~~~我知道了。快开始了,别说话了吧。”甄少祥有些无奈,他明明才回来,没有去泡吧啊,这几年在国外为了混出个样,一直处于水深火热中,哪有时间玩儿。
舞台上的大幕打开了,演出正式开始。
甄少祥强撑着困意,逼着自己认真看演出,但是有时还是抵不过生理需要,哈欠一个接一个,旁边老甄总瞪他都快把眼睛瞪出来了。甄少祥也没办法,敌不住啊,只能瞪大了眼睛看着舞台。
“诶?这个武生还挺好看,不过腿这么长?”甄少祥打完哈欠咂咂嘴,继续扫描台上的京剧演员,完全没有注意到旁边黑衣男人,也就是ko,那杀人般的眼神。
甄少祥扫视了一遍,发现就那个武生挺好看,于是就盯着他以此来抵抗自己的睡意。旁边的ko把手指捏的啪啪响,手背青筋凸起,努力地克制着,“不能毁了眉眉的演出…”
其实甄少祥看着郝眉真没什么其他想法,完全只是为了转移自己想打瞌睡的注意力,却因此惹了一尊大佛。
“好,好,好……”一阵叫好声之后,第一场表演结束了,京剧演员退场,紧接着第二场演员就登上了舞台。
甄少祥看着那个好看的武生退场了,还有些遗憾,继续扫视这第二波,看到背对的观众的一老生转过身来,瞬间眼就直了。第一反应,这个老生有点嫩啊,眉毛和眼角都被画的往上挑,红色眼妆的映衬下那双眼睛格外的妖媚,像极了狐狸。妈呀,这个老生还让不让人活了。甄少祥再仔细看他的眉眼,总觉得在哪儿见过,很眼熟!之后甄少祥全程都盯着于半珊看,仿佛一个痴汉。旁边ko撇了他一眼,又重新把视线转回舞台。
后面于半珊下场之后,甄少祥就一直埋着头想,到底是在哪儿见过这双眼睛,好熟悉好熟悉!

几个小时过去了,所以京剧演员工作人员登台谢礼,汇演圆满结束,甄少祥迫不及待地挤过人群跑到了后台,但是一看后台那么多人不知道怎么才能找到自己想的那个人,有些着急。正在门口踌躇,身后传来一个女生的声音,“师兄!祝贺你们演出成功!”
甄少祥转过身去,看到了他平生最不想再看到的两张脸,顿时三人间的空气都停止了,三个,不,其实只有微微和甄少祥大眼瞪小眼,肖奈还是那个超神在外的样子。
“嗨~”甄少祥首先破除尴尬,简单地打了个招呼。
“你好你好呀,好久不见。”微微反应过来,也向甄少祥问候了一下,
肖奈向他点头示意了一下。
甄少祥也点头回礼。然后肖奈和微微就从他面前走了过去,走向了后台一个角落。
甄少祥一直看着他们走过去,之前难怪觉得那个老生那么眼熟,原来是肖奈的人,上次封腾见过了,那个一直盯着他,都快把他盯出窟窿的人。当时还觉得怎么这么盯着他,好像跟他没有什么私人恩怨啊,毕竟第一次见面。顺着肖奈他们的脚步,甄少祥终于再次看到了那个狐狸眼的老生,他已经把胡子拿掉了,脸上的妆还没来得及卸。他见肖奈和贝微微走了过去,对着他们灿烂一笑,接着说了些什么,听不清。甄少祥看着那个活泼的男生,尽管带着老生的妆仍然掩盖不住他满身的青春活力,笑起来眼睛弯弯的,狐狸眼变得更加细长,黑眼珠里还一闪一闪的光。甄少祥摸了摸心脏的位置,感觉到不同平时的心跳,“这是怎么了……”
他再看了眼于半珊,看着他们热热闹闹的,自己一个人站在这儿就像个傻子一样,于是转身离开了。但他转身离开的时候没看见这时于半珊刚好看到他。
于半珊奇怪的看了眼那个离开的男人,奇怪了,有些眼熟,而且他是一直在看自己吧?是吧?是认识的?见那人已经离开自己的视线了,于半珊收回眼神,继续和微微郝眉逗笑。
这时,肖奈抬眼看了眼于半珊,再转头看了看原来甄少祥站的地方,露出了意味深长的笑。
“靠!老三,你别笑了,太可怕了。说,你要算计谁?”郝眉看到肖奈一笑,瞬间鸡皮疙瘩起一身。
肖奈看了眼郝眉,仍然保持着微笑,不说话。郝眉和于半珊,以及微微看了,感觉像是看到恶魔的微笑,有些瑟瑟发抖。
郝眉扛不住这种诡异的气氛,抓起自己的包就跑,头都不回地大喊,“我先回去了,ko还等着我呢。”话音还没落,就消失在他们的视线中。
于半珊愣了几秒,反应过来,“唉,我去!郝眉等我啊,你和ko走了,我怎么办啊!”看着追上郝眉是没戏了,于半珊转头“深情”注视肖奈,嘿嘿傻笑,“老三……?你……”
“不行,不顺路,我要带微微回婆家。”肖奈不等于半珊说完,就打断了,拿着微微的手就走。微微回头对于半珊吐了吐舌头,做了个口型,“师兄,保重!”
于半珊眼睁睁地看着他们一个个都走了,泄气地收拾收拾,开始自己卸妆,大不了自己打车呗。
于半珊卸完妆,跟大师聊了聊经验,等他出来的时候天已经很晚了,路上车和行人都很少,他站在路边,一直没拦到出租车,想叫个滴滴,结果手机没电了,也是倒霉催的。大概等了半个小时,还没见着出租车,于半珊都快放弃了,一辆轿车停在他面前,他看见大师伸出头来,“半珊啊,怎么还没回去,没车了是吗?我们一起吧,送你回家。”
于半珊虽然很想坐上去,但是他也知道大师的家跟自己完全是两个方向,先送他回家的话,大师的绕好久的路,都这么晚了,让一个老人奔波实在不是他的风格,“不用不用,我在等会儿,不行我就叫我朋友借一下,老师您回去休息吧。”
大师还想说什么来着,但被他座位旁边的一个人制止了,于半珊看不清是谁。然后另一侧车门打开了,座位上的人下了车。
“甄总?!”这就尴尬了。
甄总倒是没什么表情,打了个电话后,对于半珊说,“你等一会儿,我儿子甄少祥的车就在后面,我跟他说让他带你一程。”说话上车关门就走了,留下于半珊一个人在路边凌乱。

甄少祥在剧院停车场自己的车内好好的回想着刚刚的那个笑,嘴角也不由自主的上扬起来,“唉,我都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正感伤着,手机铃声响起,打破了他沉浸的精神世界。
“爸,怎么啦?我已经看完了要回家休息了。”
“什么?送人?您儿子不是车夫啊,我时差还没倒呢。”
“哦……虞叔的学生啊……我去,我去还不行吗…”
挂了电话,甄少祥发动了车。一出剧院,就看到了那个熟悉的身影,赶紧追上,下车一把拉住他。于半珊正想不麻烦人家就想先走,没想到刚抬步就被人拉住了,他马上转头去看……
“咦?是那个人……”


小剧场:
郝眉ko家
“诶嘿,你要我不卸妆就回家想干嘛啊?啊?”郝眉一到家就缠上了ko。
“嗯。”ko低头看着郝眉,用大拇指擦了擦他的眼角,“好看。”
郝眉被夸的有点害羞,但是眉哥最硬最尿性,红着脸也不能输,“那当然,你眉哥我……唔……啊嗯……”
…………不可描述…………
(可不可以算角色扮演play(/ω\))


————————————
京剧梗
感觉京剧扮相的大成和峰峰在一众同期京剧演员中简直太醒目了。
京剧的知识不是很懂,如有错误欢迎大家提出~~❤️
图为百度搜图。

码这个竟然码了三个多小时 :)
我还没复习完呢,看来今天考试药丸。









评论(25)

热度(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