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左日常

好忙好忙!有辣~么多可萌可萌的cp要萌!~(≧▽≦)/~

#香芋小甜饼•前世缘

农历七月十五。
晚上,于半珊跟郝眉,猴子一起撸完串儿之后不情不愿地回了家,家里冷冷清清。甄少祥出差了,本来说好今天到家,可是因为暴雨导致航班被取消。虽然甄少祥打了好多电话解释安慰,但于半珊还是觉得不爽。
简单洗漱后,于半珊趴在床上正准备睡觉,门外传来开锁的声音。
“卧槽?”于半珊从床上弹起来冲了出去——
“surprise!”甄少祥丢掉行李张开双臂接住冲出来的于半珊,“半珊~你今天怎么这么热情啊,想我啦?”
“滚!老子以为是小偷!”于半珊嘴里说着狠话却没有推开甄少祥,“不是航班取消了吗?”
“嗯,是啊~”甄少祥搂紧了于半珊,脑袋埋在他颈间深深吸气,“所以开车回来了。半珊,我好想你……”
“……嗯。”于半珊闭着眼睛靠在甄少祥肩膀上不再说话。
“怎么了?困了?”见于半珊闭着眼睛,甄少祥弯腰一把将他公主抱起来。
“我靠!甄少祥放我下来!”于半珊失去平衡,搂着甄少祥的脖子费力挣扎。
“嗯,到了卧室就放。”甄少祥将于半珊轻轻放在床上,并且盖上被子,“半珊先睡吧~对不起啊,我回来晚了。本来可以早点到家,但是车在郊区突然熄火,我打电话叫助理接的。”
“嗯……你赶紧洗漱也睡觉吧。”于半珊看了眼甄少祥眼底,得,又是一只国宝。
“嗯~”甄少祥亲亲于半珊的脸蛋离开了卧室。

半夜,于半珊从梦中惊醒,盲眼在床头柜上摸了摸,果然被甄少祥放了一杯水。喝完水慢慢恢复神智,看眼睡在旁边的甄少祥,发现他又用被子蒙住了头,于半珊伸手去拉被子,刚碰到他脑袋手心一热。
“卧槽!这货发烧了?”于半珊打开灯,一把将被子掀开,果然看见甄少祥整张脸通红,将手掌覆在他额头上都烫手了,于是翻身下床在柜子里翻出温度计和退烧药,急急忙忙给他测了体温,39.5度。
于半珊急了,抓着退烧药光脚就跑去厨房冲药,然后又匆匆忙忙跑回卧室。
“甄少祥!起来喝药,你发烧了!”于半珊一手端着药,一手扶着甄少祥的脑袋,但是不管他怎么叫都没有回应。
叫了好几声还没反应,于半珊有点心慌,放下水杯轻轻拍甄少祥的脸,“喂!你TM别给我装死啊!”
可甄少祥除了皱皱眉头仍然没有醒过来,于半珊只好掰开他的嘴一点一点喂药。
忙活大半个小时,药终于喂完了,于半珊也出了满身汗,他将甄少祥放躺在床上后,去浴室拿了湿毛巾回来仔细擦拭甄少祥的身体,帮助他物理降温。
折腾了大半个晚上,甄少祥还是没有转醒,情况反倒更加严重了,嘴里开始胡言乱语,可贴近仔细听又听不出来任何内容。
外面天刚蒙蒙亮,于半珊又给甄少祥测了一次体温,还是39.5度。想到这样在家耗下去不是办法,于半珊迅速给自己换了套衣服,再给甄少祥稍微整理整理,然后给郝眉打电话让他和KO帮忙开车送医院。


刚到医院第一天,甄少祥一直处于高烧不退的状态,不管怎么样都叫不醒,但是各方面检查都正常,医生们没有办法,只能不停给甄少祥输退烧药和葡萄糖。
于半珊在床边一直守着,不断用湿毛巾给甄少祥擦拭,用蘸水的棉签润嘴唇。
当天,甄少祥的父母也到了,甄父在走廊上不断地打电话找各种人联系专家。于半珊的父母也得到了消息,正在往帝都赶来的路上。
入院第二天,甄少祥退烧了,但体温却反向持续降低,低出了正常范围。于半珊衣不解带地照顾他,并且积极和医生沟通,换了好几种治疗方式,但病情仍然没有任何好转。主治医师找不出头绪,只得询问最近见过甄少祥的人发生过什么事,看是否可以从中找出诱因。召集的所有人都讲述完了,仍然没有发现可疑的地方,直到匆匆跑进病房的助理支支吾吾地说,“我……我……我想起来了,甄……甄少出差回来时……车在,在郊区墓……墓地那里熄火了。甄少在那里等了我半小时。”
“……”
一瞬间,所有人都沉默了。
两个妈妈自从听说甄少祥在中元节晚上在墓地旁待了半小时以后就坐不住,瞒着父亲们给甄少祥找了个大师算算。于半珊看着甄少祥一天天苍白消瘦的脸,唯物主义的他竟也把希望寄托在了那位大师身上,他帮忙支开了父亲们。
那晚大师走后,于半珊送走妈妈们,侧身躺在甄少祥旁边,睁大了眼睛看着他紧闭的双眼,就怕错过一丝一毫的变化。
守了半夜,凌晨时,于半珊惊喜地发现甄少祥的眼皮动了,他屏息以待,交握的双手更加用力拽紧。
“半珊。”甄少祥睁眼了,侧头注视着于半珊,那眼神根本不像是久病刚醒来的病人,特别清晰,“半珊,我会一辈子宠你爱你的。”
“啊???”于半珊脑袋里还在脑补甄少祥像电视里一醒来就要水,或者失忆的戏码,一听到这话懵了,“你在说什么鬼话?”
甄少祥不回话,只是宠溺地看着他,侧身轻轻将他搂进怀里,拍拍,“睡吧,你应该很久没休息了,睡吧……”
本来就在硬撑的于半珊听着甄少祥温柔的声音,瞌睡虫一拥而上,眼皮重的就像挂了千斤铁,不一会儿就入梦了。
甄少祥搂着他,轻轻拍打他的背部,确认他睡着之后,看着他低声自言自语,“嗯,这还真是鬼话……半珊你知道我遇见谁了吗?他帮我找回了一段记忆,一段关于你我的记忆……”

——————时间分割线——————

农历七月十五晚。
甄少祥走高速急着回家见于半珊,却不料车在帝都的郊区熄了火,试了好几次都没能成功启动,同行的助理只得打电话叫人来接。
两人坐在车内,看着窗外黑漆漆的夜晚,甄少祥无聊向外瞟到不远处点点星火,像是火苗,想了很久才想起那里就是帝都的墓地。
半个小时后,接他们的人来了,甄少祥开门下车,却突然觉得自己撞到了什么,但定睛一看却什么都没有,后来他就开始脑袋发晕,他以为是自己这段时间太累了就没多在意。
然而,等回到家睡觉了,甄少祥刚闭眼就感觉有人在叫他,一睁眼就看到一张惨白惨白的脸——
“!!!”甄少祥受到惊吓,条件反射挥了一拳过去,可却眼睁睁看着自己的手穿过了对方的身体。
“哎哟~老朋友见面打招呼都这么暴力的吗?”对方说话了。
“……”甄少祥看着这只应该是【鬼】的东西一动不动。
“跟你说话呢!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冷酷了??”【鬼】凑近了。
“……”甄少祥默默抓紧了拳头。
“哎呀!我给忘了!你现在记不得我了!”【鬼】拍了拍自己的脑袋,绷着张死人脸,语气却非常活泼,“自我介绍一下!我是你前世死后做鬼那段日子最好最好最好——的朋友啊!”
“啊?”甄少祥觉得事情发展到一个奇怪的方向。
“嗯啊,你去投胎了,喝了孟婆汤不记得我了,但是我没喝,我记得啊!”【鬼】围着甄少祥转来转去,上看看下看看,“你这辈子的皮囊真是一点儿没变!我们认识那会儿你也这样,就是僵硬了点儿。”
“额,你说我做鬼的时候认识你,然后投胎了?”甄少祥指指自己,然后又指指【鬼】,“那你为什么还在这儿?”
“哦,我啊,我孤魂野鬼啊,不投胎的,做人哪儿有做鬼自由轻松啊。”【鬼】嗤笑,一伸手不知从哪儿掏出一壶酒,翘着二郎腿坐在了地上,“你呢,你做人感觉怎么样?”
“嗯?感觉很好啊……很幸福,特别是还有一个能够相伴一生的爱人,跟他在一起我觉得我比天下所有人,嗯,还有鬼,都幸福。”甄少祥一副泡在蜂蜜的表情,一脸甜蜜。
“……”【鬼】没忍住艰难地翻了个白眼儿,“得了,别秀了,我都看到了。不过,我是真没想到你和他在一起了!”
“嗯?”甄少祥捕捉到了关键词,顾不上本能的恐惧凑到【鬼】的身边“你也认识半珊?!”
【鬼】偏头瞥了眼甄少祥这副“没出息”的样儿,喝了口酒润润喉,“是啊,我认识他。想不想知道你们之前的故事?”
“想!”甄少祥迫不及待想知道于半珊的一切。
“嗯……”【鬼】假意晃头思考,却在甄少祥看不见的地方贼笑,“咳!那什么,我酒快没了,等你醒了给我烧钱和酒,我告诉你方法。”
“没问题!”
“好!”【鬼】一仰头喝完了杯中酒,“他啊,上辈子蛮苦的,生在一个贫困的山区,是家里的老大,从小被家长使唤做各种家务还要照顾弟弟妹妹。因为这样的成长环境,他脾气好,逆来顺受。
后来到了成亲的年龄,村里来了个城里避难的大户人家,因为他样貌出众被选中当了女婿,成为那家人在那定居的突破口。女方有点文化,嫌弃他是个泥腿子,但他脾气好,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两人就在这种诡异的气氛中生儿育女了,可是他辛辛苦苦养大的儿女不但不孝敬他,反而——”
“我呢?我呢?半珊上辈子受了那么多委屈,没跟我在一起吗?我不可能是那个女人啊。不是说要说我和半珊前世的故事吗?为什么我到现在还没出场。”甄少祥听了半天还没听到自己,有点急了。
“啧,你别急啊。”【鬼】倒杯酒喝了继续说,“你们前世生前根本没有关系!你们是死后认识的,我是中间人!只看这一点,你就应该给我烧一大壶酒!哎呀,刚刚说到哪儿了……
嗯……哦!说到子女不孝嘛!他年纪不大就死了,因为家族遗传病,他爸爸也是这么没的。他死后,大儿子一家一个人都没到场,不过所幸他们一家出了钱办了一场非常盛大的葬礼作为补偿;小儿子和小女儿带着家人回去了,回是回了,但是为了什么嘛……葬礼还没办完,这两家人就开始默默争家产了,要不是有大儿子压着,可能在葬礼上就要大打出手了。
其实啊,他那时就在旁边看着,虽然死了,但还是心痛啊。我那时候去那边游荡时发现了他,请他喝酒,让他放宽心,反正喝一碗汤就什么都不记得了,还管他们干什么。他竟然跟我说,他放心不下那群人,所以一直在家周围游荡不愿投胎。
我性子急,看不惯这些,但是又管不了,于是就离开了,然后就遇到了你。你那会儿刚死,还弄不清情况,所以我就帮帮你,无意中聊天聊到了他,你对他好奇,于是要我带你去看看。然后啊,你们就从此抛下了我,天天在一起聊天,也不知道聊些什么。他给你介绍他的家人,还带你去他家逛;你带他回家吃贡品,带他看日出……啧啧……不过后来你们到了去地府报道的日子,临别前,我去送你,你猜你跟我说了什么?”
“嗯?什么?”
“你说,他那么好,这一世没人发现他的好,可惜了,希望下一世有个懂他的人珍惜他,宠他护他一辈子。”【鬼】看着甄少祥脸上越扩越大的笑容,默默吞了口狗粮,要不是为了那口酒……
“嘿嘿……”甄少祥傻笑中。
“不过我也没想到那个人就是你自己,你知道当时我看到你们两个在一起时我有多震惊吗!!”【鬼】有点费解,“你到底发现了他哪些好啊?你们也不过是死后灵魂的短时间对话,就这么深刻?”
“嘿嘿……”甄少祥仍然傻笑中。
“……原来看起来那么精明的一个人怎么投个胎变傻了。”【鬼】推了几下甄少祥,看他没反应就提起酒壶准备溜了,关键是天快亮了,“喂,我把知道的都告诉你了,记得回去给我烧纸钱和酒啊!”
甄少祥还在原地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已经走远的【鬼】突然想起一件事,隔着老远高声呼喊,“喂!这是我制造的幻境,要出去单点三下左脚就好了,我得走了——记—得—给—我—烧—酒!!!”

等甄少祥回过神,【鬼】早就消失了,四处看看才发现自己根本不是在家里,看着陌生的环境才感觉到害怕,慌忙地寻找出口。在这期间,他多次听到于半珊的声音,可是不管他怎么回应对方都听不到,而且他也找不出声音的来源。直到,突然他面前出现了一个发光的金门,金门那边出现了表情凝重的于半珊和他两个哭成鱼泡眼的妈妈,他毫不犹豫地跨了进去,不一会儿他睁开眼就看到了躺在自己身边的于半珊,活的于半珊。

“半珊,为什么不信我的鬼话,那是上一世的我对你的承诺啊。”


——————————
前世有缘无份,
来世宠你爱你护你,不离分。
笔芯❤️

评论(13)

热度(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