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左日常

好忙好忙!有辣~么多可萌可萌的cp要萌!~(≧▽≦)/~

#香芋小甜饼•算命吗(下)


“是你!”
“原来是你!”
甄少祥和郝眉都诧异地看着对方。
“你……你不是封腾公司厕所……”
“对对对!”郝眉哥两儿好地一把搂住甄少祥的肩膀,“你叫甄少祥啊,我叫郝眉,那是KO。”
“你们好。”甄少祥被勾着肩膀微弓着身体不舒服地勉强向KO打了个招呼。
“对了,你那天还顺利吧。”郝眉继续自来熟地拍拍甄少祥肩膀。
“嗯?”正想着怎么摆脱这别扭姿势的甄少祥听了郝眉的话愣了一下,但转念一想他们本来就是算命的肯定知道自己的事情,“嗯,顺利。”
“是吗,那就好。”郝眉放开甄少祥,顺手把他拉到自己对面的椅子上坐着,“哦,对了,你那U盘最好销毁了,虽然我帮你除掉了污秽之物,但是那种东西长留在身边也是有害的。”
“诶?”甄少祥不可思议地看着郝眉那张小黑脸儿,“是你帮了我!”难道……难道他就是半珊口中的他的贵人?!
“哈哈哈是呀!你要感谢我吗?”郝眉看着甄少祥周身散发着浓浓的的土豪气息,眼珠一转计上心来,“多的不用,给个愚公费用的一半就好~嗯……U盘带了吗,我帮你销毁,再多加一笔甜点费怎么样?嘿嘿~”
“额,U盘在那天就已经被半珊销毁了。关于费用……我……我好像没给半珊付过钱……”甄少祥在脑袋里仔细扫描了一遍这一个月的记忆,完全没有找到给半珊付账的行为,老脸一红,因为他发现他不仅没有付钱,他家客厅里还躺着两个半珊的小板凳。等半珊回来了一定要补上!
“我去!愚公给你算命不收钱?!这不科学!”郝眉站起来在甄少祥面前不停地转,眼神一瞬不离地扫射着甄少祥全身,他倒要看看这个人有什么特别之处,竟然让愚公违背术士和算命者之间的基本原则。要知道天地间万物为维持平衡都有一个规则,像术士算命不收取报酬就会对双方都不好,会折损福缘。可是愚公不可能知道甄少祥是他的姻缘,毕竟他们算命的都算不出自己的命理,不过就算知道了,按他的尿性也不会主动出击……
“咳!”甄少祥艰难地转动屁股底下的转椅想要逃离郝眉“骇人”的目光,“当时我们都忘了这回事,是不是触犯了什么,等半珊回来我会把钱补上的。”
“补什么钱!”郝眉倾身向前一把撑在甄少祥的椅子背上将他固定,然后不怀好意地笑了,“我看~~把你自己补上就好了~嘿嘿。”
于半珊和肖奈出差一回来就看到了这样一幕——
甄少祥和郝眉凑在一起聊的眉飞色舞,而郝眉身旁的KO脸黑的能滴出墨来,偏偏那两人毫无察觉。
【卧槽,甄少祥这傻子怕是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于半珊见KO已经快忍到了极限,就在郝眉手欠要拍甄少祥肩膀时,一个箭步上前把甄少祥从椅子上拉了起来藏到自己身后隔绝了KO的视线。
【郝眉这一巴掌拍下去怕是甄少祥这整条胳膊都要被KO卸了。】
“我和老三回来了。”于半珊尽量自然地跟他们打招呼,小心地看了一眼KO的脸色。
KO见于半珊看过来挑了一下眉,将郝眉拉到自己跟前扣住不让他再乱跑,脸色也恢复了正常。
于半珊见KO不再计较松了一口气,转头看甄少祥还傻愣着,一巴掌就呼在了他后脑勺上,“真傻了?!”
“诶?”甄少祥看着于半珊一时没回过神来,“……半珊?”
“……”于半珊懒得理这个傻子,他还要赶紧休息补充能量,跟着肖奈出差给别人看祖坟累的够呛,朝着其他人摆摆手,“你们忙,我要先去休息会儿了。”
说完拉着甄少祥朝自己的休息室去了,也不管身后传来的郝眉的咋呼声……
“诶诶诶,别走啊愚公,我们聊聊呗!你们两个孤男寡男光天化日之下躲休息室里是想干嘛~~KO!你松开我!我们去偷听!”
“……”
“KO!你松不松!”
“……你该休息了。”
“诶诶诶,你干嘛,放我下来!大白天的去什么休息室……”

于半珊把甄少祥拉进自己的休息室,然后自顾自地开始换鞋打开被褥……
甄少祥看着于半珊一进门就在自己面前换衣服铺床,目光有点不自在地到处乱晃,但是又禁不住诱惑偷偷往回瞟。
于半珊旁若无人地收拾好自己和床,掀开被子躺在床上舒服地呼出一口气,就闭上眼睛准备睡觉。
“咳!半珊……?”甄少祥看这架势有点不确定于半珊是什么意思,眼看着对方都要睡着了,为了自己的处境不得不出声打扰。
“嗯?”于半珊睁开眼睛就看到甄少祥局促地站在自己床前,心里好笑,这人怎么这么蠢萌。但面上一直保持着他的嫌弃脸,“我要睡觉了,你还不走?”
“额……”甄少祥纠结了,他今天就是特意来找于半珊的,现在要他回去他是一万个不愿意,但是半珊开口了他又不敢忤逆,他纠结着眉毛用商量的语气开口询问,“我今天休假,不走好不好……”话音未落见于半珊皱了一下眉头马上加快了语速,“我就坐在旁边沙发上绝对不打扰你休息并且晚上请你吃饭你看怎么样!”
于半珊看着甄少祥的脸沉默了一会儿,然后翻身蒙上了被子。
就在甄少祥等的火急火燎的时候,被子里传来闷闷的声音,“我要吃火锅。”
“嗯?好!”甄少祥咧着嘴笑了。

没过一会儿,被子里传来均匀舒缓的呼吸声,于半珊是真累了,虽然知道有个人在旁边,他也没挣扎多久就入梦了。
甄少祥扒拉出于半珊放在角落的小矮凳,轻手轻脚地走到床边坐下了,这样的距离,只要一抬眼就能看清于半珊脸上的小绒毛。
【半珊真好看……】甄少祥看着于半珊安静的睡颜感慨道。
睡着了的半珊真的很不一样,很安静甚至柔美,一点都看不出平时盛气凌人的架势。一想到他醒着时对着自己张牙舞爪的样子,甄少祥就觉得无奈,可是现在那个咋呼的人就在自己面前不设防地睡着了,又觉得心里暖暖的,眼神不自觉地变得更加温柔。
“听说我是你未来的老公?”甄少祥小声地问已经熟睡的人。
其实,他进门的时候听到了郝眉对KO说的话,那一瞬间他是惊讶的,他从小到大都自诩钢管直男,从没想过要找个男老婆,但如果那个人是半珊潜意识里又觉得是自己占了便宜。
想想以后在每个清晨他去上班之前,半珊躺在床上迷迷糊糊睁开眼给自己算一卦吉凶,嘴上却恶狠狠地叫自己快滚的样子;在他索要早安吻时一边嫌弃一边亲吻自己的样子;在上班期间秒接自己电话却凶巴巴地警告不要打扰他工作的样子;在他开车前仔仔细细检查车辆的样子;在他生病时明明担心却又口是心非的样子……
“甄少祥!笑的这么恶心是在想什么?!”于半珊一醒来入眼的就是一张嘿嘿傻笑的大长脸,他脸色不好地一把糊开,“pia叽”一声蹲坐在小板凳上的甄少祥就坐在了地上。于半珊居高临下地扫了一眼便淡定移开了视线。
“半珊~你醒了,怎么就睡这么会儿。”甄少祥麻利地从地上站起来与于半珊平视,笑眯眯地问。
于半珊看了眼墙上的钟,“都下午六点多了,不早了。”
“啊?”甄少祥看了看手表,还真下午六点了,他竟然就这样看了于半珊五六个小时,难怪他的腿麻成这样。
“啊你个头啊,不是请我吃饭的吗?订座了吗?”于半珊慢吞吞从床上爬起来,看了一眼甄少祥走进了洗漱间。
“哦哦!我这就打电话预约!吃火锅对吧。”甄少祥接收到对方的脑电波,赶紧拿出手机给自己助理打电话。

等于半珊洗漱完毕换好了衣服和甄少祥一起走出休息室时就发现他门口站着两大门神——邱永候,郝眉。
“咳咳!终于出来了哈~”邱永候冲着于半珊挤眉弄眼,被瞪了一眼才稍微正经点儿,“愚公你这次怎么睡这么久,我中午就被郝眉叫来了一直等在这儿呢。”
“来干嘛,你不是在老头子那儿进修吗?”于半珊被两人缠着往大厅走,转头给了甄少祥一个“跟上来”的眼神便和邱永候聊了起来。
“嘿嘿,我来还不是因为郝眉跟我说——”
“咳咳!”郝眉打断邱永候剧透,现在可不能告诉愚公,感情这事儿还是留着他们自己慢慢体会比较好,“老三说了,我们今天难得人都到齐了,所以决定晚上聚餐!!”
“聚餐?可是我晚上有事。”于半珊不确定地往后看了眼甄少祥,但见对方并没有恼怒反而温柔含笑地凝视自己,耳根子一红迅速撇回了脸。
郝眉和邱永候看着于半珊别扭害羞的样子心里都要笑的满地打滚了,但面上又不得不维持正常。
郝眉忍住自己的情绪,勾住于半珊的肩膀调笑,“不就是和这位甄总共进晚餐吗?叫上一起呗。”不等于半珊恼羞成怒反击,郝眉赶紧问跟在后面的甄少祥,“甄总,一起吗?”
“……半珊不介意的话……”甄少祥询问地看着于半珊。
于半珊见甄少祥眼里满满的期待,撇撇嘴,“要来就来呗。”
“好,我去。”
“哟吼~~~走起!”邱永候左边架着甄少祥的肩膀右边拖着于半珊连着郝眉一起推出了工作室。

火锅店。
因为于半珊想吃火锅,甄少祥提议可以在他定的饭店聚餐,其他人暧昧地看了一眼于半珊后欣然答应了。
吃饭时,郝眉作天作地地点了很多酒,本来想灌甄少祥和于半珊的,结果被甄少祥还要开车的理由婉拒了,而于半珊虽然也喝了,但比他酒量好。没过一会儿,郝眉就喝醉了,硬要抓着唯一的新人甄少祥聊天。甄少祥也从他断断续续不清不楚地描述中浅显地了解了他们的生活。
于半珊和他们是师兄弟,于半珊是大师兄,小的时候因为体弱多病被父母寄养在他们现在的师傅家,后来无意间发现他有阴阳眼就被收作了徒弟。而邱永候是二徒弟,他的父母跟他们师傅是世交,六岁的时候父母意外去世就被收留了。而肖奈和郝眉是因为与玄学颇有缘分且天赋异禀被师傅纳入麾下。KO是个意外,在郝眉一次出任务遇到危险时救了他,然后就留下了,他们师傅见他能力超群且无害人之心就放任其与自己最疼爱的小徒弟搅在一起。
他们可以说是从小一起长大,感情比亲兄弟还深。长大之后,肖奈靠着他变态的能力拉来赞助和他们一起创建了“致一”。致一工作室的工作内容就是替人解决玄学方面的问题,比如测八字算姻缘,看风水迁祖坟等等。

吃到十点多时,郝眉舒服地窝在KO怀里还在絮絮叨叨地跟甄少祥说个不停。突然,想到什么似的,他挣脱了KO的怀抱一边拉着于半珊的手一边拉着甄少祥的手放在一起,脸上带着老父亲般慈爱的微笑,“你们一定会幸福的!甄总一定……嗝,要好好照顾我们愚公啊,虽然……嗝,他有时候凶巴巴的,有时候还……还不着调,哦,你不知道……不知道他小时候都上小学了还……嗝,还在尿床——”
“美人!我们去外面决一死战!”此时于半珊也喝醉了,炸毛要跟郝眉拼了,KO和甄少祥默契地揽住各自面前的人。
“他两儿都醉了,回去吧。”肖奈宣布聚会解散,笑眯眯地揽着微微走了。

甄少祥在大家都走后看着软趴趴靠在椅子上浅眠的于半珊不知所措,尝试着凑近他轻声询问,“半珊,我开车送你回去好不好。”
“嗯~~”温润的气息扑在脸上,于半珊觉得痒痒的,皱了皱鼻子,继续睡。
“呵呵~”甄少祥又无奈又好笑,捏了捏于半珊圆润饱满的鼻头,“该回家了。”
“甄少祥!”于半珊被捏的不舒服,睁开眼睛挥开在自己脸上作怪的手,勉强站起身来,“我要回家。”
“好。”甄少祥将于半珊一只胳膊绕过自己的脖子,自己环着他的腰往外走。
一路好不容易走到了停车场,将于半珊安置在副驾驶座上,甄少祥脱掉自己汗湿的西装外套启动了车,然后拨通了刚刚才存上的肖奈的号码,“肖总,麻烦你把半珊家的地址发给我一下,他睡着了。”
“xxxx路xxx小区xxx单元xx栋xxxx号。”
“好的,谢谢。”
挂了电话,将车里的空调调到合适的温度,一脚油门,车稳稳地开出了停车场。

于半珊家门口。
于半珊迷迷糊糊中感觉到有人在掏他口袋,瞬间清醒,睁开眼睛就看到甄少祥焦急的脸,于是抽出一只手在他脸上轻轻拍了拍,小声嘟囔,“甄少祥……我就说以我的能力怎么会算不出你老婆,难怪,医者不自医啊~~”
“呵呵~”本来正在找钥匙的甄少祥听到这话再看于半珊一副世外高人看破一切的样子被逗笑了,“是啊,老婆~那你现在算算我们什么时候能进家门。”
甄少祥小心翼翼地观察着于半珊的表情,说出那两个字的时候自己紧张地连心脏都快停止跳动了,但于半珊听了好像没多大反应,微微愣了愣神,便“正常无比”地从口袋里掏出钥匙,“你是傻子吗,这还用算,有钥匙不就可以进去了。”
甄少祥接过钥匙有些失望但同时又松了一口气,半珊已经喝醉了。认命地扶着于半珊去开门,进了房间后,将于半珊轻轻放在床上,脱掉了他的鞋,便走进了洗浴室。
不一会儿,甄少祥端着一盆温水进了卧室,拧干毛巾给于半珊擦脸和手。之前吃火锅时于半珊吃了很多虾,手上都是油渍,甄少祥低着头捏着他的手指用湿毛巾仔细地擦拭每一个角落。而这时,原本应该醉酒睡着了的于半珊睁开了双眼,眼神清澈无比,目光一直定在甄少祥脸上。
“甄少祥……”
“嗯?醒了?不舒服吗?要——”
“刚刚我听到了。”
“嗯?”
。。。。。。
短暂的沉默之后,甄少祥突然get到于半珊话里的意思,一时间手足无措,下意识地捏紧了还被抓在自己手里的手指,“半珊!我……我……”
于半珊感觉到手指传来的痛感只微微皱了一下眉头便松开了,看着甄少祥紧张反而放松了。
“我其实很早就认识你了……”
“嗯?什么?”甄少祥小小激动了一下,原来他和半珊还有故事!可自己却什么也不记得,有点着急,“多早?为什么我不记得了?你怎么之前不告诉我?”
“啧,你能不能听我说完!!”于半珊半撑起身体怒瞪甄少祥。
甄少祥接收到眼神瞬间安静了,连连点头保证自己绝不插话。
于半珊见甄少祥听话了,重新躺会床上开始回忆,“我第一次见你应该是六岁吧,那天是邱永候父母的葬礼,我师傅很忙没时间也没精力理会我,我就一个人在旁边站着。你刚刚也知道了我有阴阳眼,当时身处墓地,我第一次看到那么多透明人,他们把我团团围住,我当时吓坏了,很害怕又不敢放声大哭免得扰了墓地清静,就一个人蹲在地上缩成一团,蒙住眼睛偷偷哭。
然后……你就来到我面前了。你当时……呵呵呵……明明也只有六七岁的样子偏偏打扮的特别成熟,梳着大背头穿着黑色小西装,我那时还以为你是大哥哥。你给了我一个小木马玩具,还特别温柔地安慰我,‘你也是来看你妈妈的吗?我妈妈也住在这里呢。你不要伤心了,我爸爸说我每次哭的时候妈妈就在我身边抱着我,我哭妈妈会很难过。所以你不要哭了,你哭你妈妈也会很难过的,她就在你身边陪着你的呀。’
当时我还特意看了一眼你身边,其实没有任何“人”,我那时不懂你爸爸为什么要骗你,但是因为你的玩具和陪伴心情好多了也就转移了注意力。你一直陪我玩到我师傅来接我,后面我就只记得你被一个男人接走了,之后就算是每次陪猴子扫墓也没见过你了。
其实那天在公园和你见过第一面之后我就觉得你很熟悉,后面回到家里拿着你的生辰八字算了一卦,然后就知道了你是小时候的那个人。所以,你找我算命我一直都没收你钱,别听郝眉胡言乱语,我并不是违背术士原则,我只是在报恩。”

说完故事,于半珊也不着急看甄少祥的反应,脸上带着笑似乎还沉浸在回忆中。
“半珊……”甄少祥痴痴地看着于半珊带着笑意的脸,忍不住上手摸摸。原来自己小时候给了半珊那么深刻的记忆吗。在说这些话的时候,半珊整个人都柔和了,有他从来都没见过的温柔,他能感觉到那种发自内心的幸福。
“半珊……”甄少祥凑近了些,挡住了于半珊放空的视线,看着那双乌黑灵动的眸子里倒映出自己的模样,手指下滑摸到他的手与之十指相扣,“小时候的我进驻了你的心,长大的我是不是也有这份殊荣……”
于半珊注视着那双温柔深情的桃花眼,笑了,笑得张扬,他用自由的那只手在床头一摸,然后摊开手掌,一只被磨的圆滑的小木马躺在他的手心,“那你还要再送我一只小木马吗?”
甄少祥也笑了,拿起那个小木马再看着于半珊含笑的眼眸,情不自禁地吻了吻他的额头,“你要什么都给你。”



————————
呼~~~
这次真没了。

评论(19)

热度(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