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左日常

好忙好忙!有辣~么多可萌可萌的cp要萌!~(≧▽≦)/~

#鱼香 小子,会打篮球吗(21)

这天下午真水妈妈迫不及待地叫了人想将真水带回家。真水有些不舍,但又不想让妈妈失望,趁着妈妈去洗手间的时间给于半珊打了个电话。
“学长。”
“嗯,怎么了,和阿姨一起开心吗?”
“嗯~开心!”
“哈哈哈开心就好,你好好玩,你那点儿工作我帮你做了。”
“谢谢。嗯……学长……”
“嗯?”
“妈妈让我下午搬回去跟她住。”
“……”
“学……长?”
“……今天就搬走?”
“嗯……”
“真水~你就这么忍心把我抛弃了吗~(;´༎ຶД༎ຶ`)”
“……学长”
“唉,我怎么这么命苦啊,好不容易得手的媳妇儿昨晚刚刚吃到嘴里,今天丈母娘就要领回家了,让我独守空房,好沮丧好难过好伤心!”
“……”他以前怎么没发现于半珊学长这耍赖皮的性子。
“媳妇儿~~~我舍不得你~~”
“咳!你好好说话。你先听我说,妈妈刚刚和我相见,我不想……不想她太操心。再等等,再等等好吗,过段时间我们再告诉她。”
“既然媳妇儿这么说了,那好吧……”
“嗯,乖~”
“咳!怎么跟老公说话呢!”
“……”
“什么时候搬,我帮你。”
“你下班了回家再搬吧。”
“嗯,好吧……媳妇儿……我——”
“就这样啦!妈妈过来了,先挂了。”
“嘟嘟嘟”
于半珊听着电话里传出来的忙音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半响,才无奈地收起手机,“唉……媳妇儿这是有了娘亲就忘了老公了啊……”
而电话那头,真水看到妈妈朝自己走过来了慌忙收起了手机,讨好一笑,“妈妈~”
真水妈妈禁不住诱惑上手捏捏真水粉嫩带着点红晕的小脸儿,“嗯~怎么了,儿砸,跟谁打电话呢,慌里慌张的。”
“啊?……没,没什么,就是卖保险的,我怕是骗子。”真水紧了紧攥在手里的手机,装作没事的模样对妈妈甜甜地笑。暂时还是不要告诉妈妈好了,自己妈妈一向好强,要是知道他跟于半珊的事,他担心对于半珊不利,妈妈的手腕和人脉是刚刚毕业的学长完全不能抵御的。
“真的?”真水妈妈以她在商场驰骋多年的经验,面前的儿砸可不像没事儿的样子。不过她没想打破沙锅问到底,毕竟自己缺席了那么多年,儿砸心里有些小秘密不想告诉她是肯定的。还是相处的时间不够,以后一定要多亲近亲近,嗯……下午搬家会不会太晚了……?
“妈妈。妈妈?妈妈!”真水在妈妈眼前晃了晃手。
“啊?啊哈哈哈,不好意思,刚刚走神了。”真水妈妈抓住眼前乱晃的手轻轻牵着,“要不,现在你就回去搬家吧。”
“妈妈,不急。我住在学长家,现在学长在上班我就直接搬走了不太好吧。”
“嗯……也是。是妈妈着急了,不过你能想到这些很好!待人接物就是要这样!是我儿砸!还有一段时间,你陪妈妈再逛逛吧~”
“嗯,好。”


下午一下班,于半珊就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冲了出去,必须要赶在真水搬走之前赶回家!
路上接到真水电话,他和妈妈已经到家里了,于半珊站在电梯里哆哆嗦嗦地对着镜子整理自己的仪容仪表,虽然用力克制了手还是不住地发抖。
“该死!”
于半珊站在自家门口,深呼一口气,按响了门铃。
“咔哒。”
门开了,屋内的真水侧身让于半珊进屋,回头对坐在客厅的妈妈介绍,“妈妈,这就是于半珊学长。”
于半珊听到真水介绍自己的声音瞬间站直了身,炯炯有神地看着真水妈妈“……阿姨好!”【岳母好!】
“诶,好啊。”真水妈妈也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慈爱地看着于半珊,“多谢这段时间你对我家真水的照顾,你是个好孩子。”
于半珊轻轻摇头,看看真水,再看着真水妈妈的眼睛认真地“反驳”,“阿姨您见外了,照顾真水是我应该的,不必跟我道谢。”【拒绝好人卡,我会一直好好照顾我家!真水!】
“额……哈哈哈是呢是呢,你们关系好嘛!”真水妈妈听着这话感觉怪怪的,但看到于半珊真挚的眼神又觉得自己想多了。看着眼睛亮晶晶的于半珊心里直呼可爱,走到于半珊面前准备像掐真水一样掐掐他的脸……奈何,对面这个傻小子实在是太高了,伸出去的手僵在空中,局势陷入尴尬……
于半珊看了看眼前的手,平时的粗神经竟然瞬间反应过来,迅速弯腰低头将自己毛茸茸的大脑袋送到真水妈妈的手下。
真水妈妈一愣,随即高兴地揉了揉于半珊的脑袋,“哈哈哈小于啊,你怎么这么可爱!”
“呵呵~~我妈也老爱这么说。”于半珊冲傻站在一旁的真水眨眨眼,【嘿嘿~我厉害吧(⊙v⊙)夸我。】
真水接收到于半珊递过的眼神,撇撇嘴,【这么快就认上妈了?】
于半珊看真水的反应乐了,灿烂一笑,【你妈妈就是我妈妈呀~】
真水撇开头不看眼前“母慈子孝”的场面,绕过他们走进了客厅,他现在有点不爽。
于半珊察觉了真水的表情变化,搀着真水妈妈也走了进去。
真水妈妈好心情坐在沙发上,拉着于半珊的手,拍拍,语重心长地开口道,“小于啊,真的不是见外,我真的很感谢你对真水的照顾和帮助。我听说了你一次两次地救真水于水火,让他免受伤害,你把他护的很好,比我好。他五岁那年我就离开了,我没有能力去保护他,任由他在那个冷血的地方被欺负了十多年,我有罪。”
“阿姨,您——”于半珊看真水妈妈这么自责有些不知所措,但一想到软软糯糯的小真水一直被冷待也很难受。
“你别说话。你听我说,我不是个负责的妈妈,你知道那个真家有多恶心吗?我只踏进一步就让我作呕,但我把真水留在那里十多年。我没有能力,我保护不了他,连看他一眼的资格都没有。这么多年,我一心想着复仇,想着怎么算计打垮真家……其实我还没准备好,我现在突然出现只是之前听说真水被赶出来了。哈哈哈被赶出来了?!!这是我听过最好笑的笑话了!他们以为他们真家是天堂?人人都会上杆子跪舔他们?我一定会让他们沦为地狱,尝到生不如死的滋味,让他们趴在我的脚下像狗一样向我祈求放过他们哈哈哈哈……”
“阿姨!”于半珊着急地看着真水妈妈,她被仇恨刺激地癫狂了,再看眼旁边的真水,眼中同样也带着仇恨,只是掩饰的很好。
“唉。”于半珊叹了口气,他们这母子到底经历了什么啊,他很心疼,将两只手分别放在了真水妈妈和真水背后,轻轻地拍拍,“好啦好啦,那群人会有报应的。我们消消气,消消气~再生气皮肤就要不好咯,到时候就变成老太太和小老头啦~”
“噗!”真水妈妈没忍住笑了出来,伸手揉了揉于半珊和真水的脑袋,“小于你太可爱了,难怪真水那么喜欢你。”
“诶诶诶诶诶????”于半珊睁大了双眼,不可思议地看向真水,【什么情况,这这这这这是出柜啦?!】
真水听到妈妈的话也是一愣,小心翼翼地观察了一下妈妈的表情,怎么回事,他没说啊,难道妈妈看出来了?
“怎么了?你们想什么呢?都走神。”
“妈妈,你……”真水再仔细观察了一下妈妈的表情,他不太确定现在是什么情况,妈妈到底是知道了还是说……在诈他?
“嗯?怎么了?”真水妈妈看了看真水欲言又止的样子有点奇怪,见他又看向于半珊,想了一下,突然灵光一闪,“啊!对啊!”说话就在自己包里面翻出钱夹,签了一张支票,递给于半珊。
“!!!”于半珊和真水两个人都站了起来。
“妈妈!你这是干什么?!”真水有点生气,妈妈她把于半珊当什么了!
“……阿……阿姨?”于半珊有点懵,这是什么神转折,不是刚刚才夸他嘛,怎么马上就翻脸不认人开始甩支票了?
“诶诶诶?你们……你们干什么?干嘛反应这么大?“真水妈妈被他两人的突然动作吓了一跳,声音不自觉抖了抖。
真水看着妈妈委屈的表情,又看看于半珊一脸的不敢想象,忍忍心里的怒火,声音轻柔地“质问”,“妈妈,你给学长支票是什么意思?”
“啊?这肯定要给啊,不然怎么合作?”真水妈妈被两人也搞混了头。
“合作?”
“是啊,肖总没跟你说?我的秘书今天下午已经和肖总签订了合作协议,刚刚打电话告诉我你是合作负责人啊,我就想着先给你一笔经费。你难道不知道?”
于半珊想起自己一下班就冲了出来,根本没来得及等到肖奈的召唤,不好意思地挠挠头,“阿姨,对不起啊,误会您了。我今天回来的早还没得到消息。”
真水也有点尴尬,他刚刚反应有点太过了。
真水妈妈看了看两人的表情,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被误会了,好气又好笑,“你们两个臭小子,当我什么人了!豪门恶婆婆吗?!再说了,小于也不是真水女朋友啊,你们跟我急什么哈哈哈”
“啊哈哈……哈……哈……”【但是是男朋友啊……】
于半珊尬笑着,用余光瞄真水,【原来你妈妈不知道啊】。
真水摸了摸鼻头,掩饰自己的尴尬撇头不看于半珊。


——————
大乌龙。

评论(10)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