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左日常

好忙好忙!有辣~么多可萌可萌的cp要萌!~(≧▽≦)/~

#鱼香 小子,会打篮球吗?(10)

清晨,一缕阳光通过窗户洒在了床头,真水皱了皱眉,偏过脑袋想要翻身,但腿好像被什么东西压住了根本动不了。真水挣扎,但那东西好像压得更厉害了,竟然还向下蹬他,真水害怕了,挣扎地更厉害,终于!真水睁开了双眼。
入眼的是一个头顶,黑色的短发乱翘着。真水心里咯噔了一下,闭闭眼调整好呼吸慢慢查看周围环境,昨晚的记忆慢慢回笼。是了,他现在是借住在于半珊学长家里。
真水小心翼翼地支起一点上身往下看,果然,于半珊的一只腿大咧咧地架在了他的双腿上。
“哎……”看着于半珊睡着正熟,真水不忍心吵醒他,毕竟平时工作已经很辛苦了,于是又动作轻缓地躺下了,睡不着睁着眼睛看着天花板,思考他以后到底该怎么走……
就在真水思考到该在哪儿买块墓地时,于半珊蠕动了一下,真水侧头看他,对上一双惺忪的睡眼。
“嗯……?”于半珊刚睡醒还很懵,揉揉眼凑近了好好看看眼前的真水(近视🤷‍♀️)。
“。。。学长,醒了?”真水也是很无奈,于半珊都快贴上他的脸了,伸手把他推远一些,“学长,今天不用上班?”
“啊?”于半珊坐起身来挠挠头,茫然地四处瞅瞅,转眼看见了床头柜上的闹钟,“。。。WTF?!!十二点啦?!!!卧槽卧槽卧槽!”
于半珊用最快的速度跳下来床,唰唰就把身上的居家服扒了只剩下一条裤衩,然后随手抓起衣柜里衣服裤子就往身上套,飞一般的速度奔进了洗漱间。
“。。。”真水被于半珊这一套行云流水般的动作惊到了,半支着上身看着于半珊消失的方向摸摸自己微红的脸,学长身材会不会太好了,程序员不都是白斩鸡吗?……真水看了眼自己……果断起床不再深究身材这种东西。
于半珊的洗漱间太小,只能容纳一个人,真水就站在门口看着于半珊以暴风速度刷牙洗脸剃须。
“来来来,换你洗,我去给老三打个电话。”
于半珊说这话的同时就消失在洗漱间,真水无耐耸耸肩,走了进去,刷牙的时候看见镜子的自己额头一个伤口,昨晚被杯子砸到了,还挺明显的。真水靠近镜子仔细看看伤势,不是很严重,有点轻微红肿,不过这很影响形象!真水不开心了,死盯着镜子里的自己,头发不管怎么弄都盖不住,“这个怎……”
“真水!”
“啊?”真水正沉浸在“变美”的深度思考中,突然听到背后有人叫他,吓了一跳,回头看到于半珊靠在门框上,“你怎么还不去上班?之前不是挺赶的吗?”
“哈哈哈哈老三说就放我一天假了!”于半珊提到这事儿就很开心,他很久没有休假了,今天睡过头误打误撞还博得了沙尘暴的同情——批了假。
“哦哦。”真水得到答复不再多说,撩起额前的头发准备洗脸……
“诶?!你等会儿!”于半珊上前拉住了真水,凑上去看,“啧,怎么这么大个口子,咋不跟我说。出来!给你上药。”
说着牵着真水来到客厅把他按着坐在沙发上,自己蹲在电视柜前面翻箱倒柜,“我记得家里有瓶药水儿的,真水不疼吧,再忍忍我马上就找到了。”
“。。。嗯……”真水坐在沙发上看着于半珊以一种滑稽的姿势蹲在自己面前这儿翻翻那儿捣捣,其实他想说,不急,反正药水又不是麻醉,止不了他的痛。
“哈!找到了。看~~”就在真水以为客厅将被拆了的时候,于半珊终于在角落里找到了药水和棉签,献宝似地拿到真水眼皮底下。
真水觉得自己都快斗鸡眼了,推开于半珊的手,接过药水起身准备去镜子前自己上药。
“诶诶诶,干嘛去啊。”于半珊一把拉过真水,手搭在他的肩膀上把他按在沙发上,“把药水给我,我给你上,你自己肯定不行。”
“哦……”真水听话地递过药水,窝在沙发上等着于半珊帮他上药。
“你这伤怎么回事。”于半珊一边取棉签蘸药水一边问真水的伤。
“杯子砸到了。”真水无比淡定,感觉不是自己被砸了。
于半珊手一顿,听着真水的语气极不舒服,拿起蘸好药的棉签坐在真水旁边,看着真水的眼睛有些愤懑,“他们干的?”
“爷爷生气砸的。”真水垂下眼眸,不敢直视于半珊的眼睛,他觉得那双眼睛太真实,感情太饱满,他以前不曾遇见过这样的人,不知道怎么处理。
“。。。”见真水躲避他的眼神,于半珊以为真水提及家人心里难过,但是他也不太会安慰人,只好沉默地拿着棉签轻轻给真水上药。
上完了药,于半珊看了眼真水身上的衣服,想起昨晚真水也没拿什么行李,决定趁着休假去买些生活用品和真水的衣服。
“真水,咱们等会儿一起去趟商场,你都……”
“不去!”真水出乎意料地拒绝了。
“哈??为什么啊?”于半珊纳闷儿了,不去商场还怎么购物?
“就不去!”丢下话,真水就起身去了洗漱间。
“??”于半珊第一次见到小孩子脾气的真水,一时摸不着头脑,也跟着走到了洗漱间门口,就见到真水对着镜子不停地看自己的伤口,“真水,你再怎么看它也不会马上就好的。”
真水从镜子里不服气地看了于半珊一眼,继续摆弄头发,想要遮住伤口。
“。。。你……你不会是因为这个不去商场的吧?!”于半珊觉得自己好像明白了什么,但是还是无法理解,“不是吧!男人有点儿伤口这不很正常嘛!你干嘛那么娘们唧唧的……”
“你说谁娘们唧唧?!”真水跳脚了,被触发了雷点,怒视于半珊。
“额……我的错我的错。你特别爷们儿!”于半珊自知失言,其实他也就随口一说,经常跟真水一块儿打篮球还是觉得真水挺爷们儿的,嗯,就是平时吧比较讲究。
真水没忍住送了个白眼给于半珊。
“哈哈哈哈”于半珊被真水这个白眼逗乐了,不知从哪里摸出一个鸭舌帽,“看,等会儿给你贴个创可贴,再戴个帽子就行了。不然你也没有什么行李,我的衣服你又不能穿,看看,就像女朋友偷穿男朋友衣服一样哈哈哈哈……”
不知是戳中了哪个笑点,于半珊说完就一直在笑,笑到打嗝。真水低头看看身上的衣服,正是昨天于半珊给他借用的居家服,很大,衣袖盖过了手指头,衣服下摆也兜住了屁股,裤子也长的自己会经常踩到,明明自己有一米八站在于半珊面前却生生矮了一大截!真水想反驳,但是不断被这魔性的笑声打断。
“。。。笑死得了。”真水夺过于半珊手上的帽子,走出了洗漱间。
于半珊见了努力平复心情,深呼吸压制住了自己的笑意,跟在真水后面,“你就昨天那套衣服吧,今天你还是穿我的吧。”真水一个眼神飞过去,于半珊连忙补充,“那套衣服你应该挺合身,我上次网购选错码了。”
“嗯。”真水虽然因为身高差觉得有点不爽,也只能选择答应了,比较自己就只有昨晚那一身衣服。
简单收拾一下,十分钟后两人就出门了。于半珊还是穿着早上匆忙套上的衬衣黑裤,而真水穿着一件套头卫衣和灰色运动休闲裤,再配上鸭舌帽,就像一名高中生。
“弟弟~”于半珊勾上真水的肩膀,往外拖,“走吧~哥给你买衣服去~”
“。。。”真水一脸不情愿,他是第一次在外面穿成这样。


到了商场,于半珊看着真水直直地就往Gucci,Armani那种店就去了,赶快拉住,“真水!你卡里是有几百万??”
“啊?没有啊。”
“那你确定要去那种店买衣服吗!!”于半珊指了指店门。
真水抬头看看,这才反应自己又习惯性地走进奢侈店,是啊,他现在不是少爷了,自己那点儿存款可不够自己这样花销。真水无辜地看着于半珊,“那你带我去吧,我不知道该去哪儿。”
“没事儿。”于半珊被他无辜的眼神戳到了,摸摸他戴着帽子的头顶,带着他往另一个方向,“咱们真水穿什么都很帅!走!哥带你去一家又好看又实惠的店。”
“嗯……”



—————————————
不好意思啊,俺这几天状态不太好一直没更文。各种破事儿堆满了脑袋,都没时间码字了……ORZ

评论(9)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