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左日常

好忙好忙!有辣~么多可萌可萌的cp要萌!~(≧▽≦)/~

#香芋 青春不再,我在(4)

经过十多个小时的长途飞行,于半珊跟于妈妈终于到达了法兰克福机场。在排队过海关的时候,于妈妈激动地差点没把于半珊的手指给捏断了,于半珊倒是淡定,打开手机连上机场Wi-Fi继续查看朋友圈。
“嗯?”于半珊看到熟悉的头像小小激动了一下,“回头见?字面意思?还是客套话?”
于半珊思考来思考去没搞明白就放着忘记回复了。
在家短暂休息了三天,于半珊被于爸爸送到了学校,开始了正常的学校生活。
在学校交到了新的朋友,于半珊有时也一起出去玩儿,课余时间跟国内的郝眉,邱永候他们打游戏聊天。而甄少祥就像在他生命里消失了一样,但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于半珊还是清楚地知道自己藏在心底的秘密。
日子就这么一天天过着,不算好也不算太差,很快就过去了大半年。这天,于半珊出去玩儿回来就像往常一样发条朋友圈分享一下美景。刚发出去,就有人点赞评论,于半珊点进去一看竟然有点不知所措。
“甄少祥:很美。”
于半珊脸一红,因为那条朋友圈不仅发了风景照还有自己的一张照片。
其实也不怪于半珊这么大反应,这大半年来,甄少祥的微信一片空白,并且于半珊发的朋友圈也从未点过赞留个言,甚至有段时间还听过谣言说他交了女朋友了,于半珊那一天都不在状态,后来幸好有肖奈辟了谣。今天他突然一下跳了出来就像诈尸了一样。
“噔噔噔~”一条微信。
甄少祥:半珊~
于半珊一个激灵,他仿佛能听到甄少祥叫他的声音,可是他发的是文字。
于半珊冷静了一会,给他回个“嗯。”
“半珊~半年没见有没有想我~”
【又日常调戏他】“想个屁!”
“哈哈哈哈就知道你会这么说。”
“。。。”
“半珊~我也去德国好不好?”
“???”
于半珊一下子愣住了,这是什么情况?真的来还是只是调戏?
“我认真的,我也去德国念书好不好。”
“你问我干嘛,我又不是你爸!”
“哈哈哈半珊还想当我爸?”
“。。。滚!”
“半珊~我认真的,我想去德国~你帮帮我呗,你先去你有经验。”
“自己不会找中介啊!”
“我想靠自己嘛~”
“🙄你靠的是你自己吗?”
“嘿嘿,你就是我我就是你呀,这可是当时四手联弹的时候你说的。”
于半珊耳根子一红,嘴里嘟囔着,“我那个时候明明是在说弹钢琴的事情……”
手上打个“嘁”发了过去。
接着两人天南地北地聊起来,不知不觉就到了德国时间晚上十点钟了。
“喂,北京时间凌晨四点了,你还不睡。”
“不困。”
“我困了。”
“那好吧,睡吧。晚安~半珊~”
“嗯。晚安。”
于半珊说完晚安却没有马上睡觉,虽然嘴上嫌弃甄少祥,但是身体还是诚实地开始帮他查询资料。于半珊打开电脑就开始查询来德留学流程以及各个德国大学的国际招生要求。这对于半珊还有点困难,因为自己来的途径和流程跟甄少祥完全不一样,他需要去各个官网再查看。况且作为一个外国人长时间地阅读大篇幅的德文版的招生要求实在太累了,于半珊怕自己打瞌睡,泡了一大杯咖啡提神。
凌晨两点,于半珊终于做好了,草草洗漱完毕就躺在床上准备睡觉,结果因为咖啡喝太多睡不着,在床上翻来覆去,脑袋里一直有个甄少祥在转。
“烦不烦啊你!”
于半珊用被子蒙着头强迫自己入睡,但是事与愿违,于半珊睁眼到天亮。无奈看了看时间,早上六点,北京时间已经中午了。于半珊想了想将昨晚做好的word文件给甄少祥发了过去,想着他早知道早准备。
“半珊!你这么早就起了啊?文件做了那么多页你昨晚熬夜做的?”
“没。就随便在网上抄的。”
“半珊~谢谢你~”
“都说了随便抄的。”
“半珊~对不起……”
“???”
“其实……”
于半珊看到这个其实心里一顿,其实他是说的好玩的?只有他认真了?虽然心里慌但是还是强装镇定地问他“其实什么?”
“半珊对不起其实我已经拿到留德签证了我这么说就是想试探一下你的意思对不起让你熬夜辛苦了你打我吧。”
于半珊看完这段没有标点的文字被气笑了,“甄少祥你是不是想死。”
“不不不,半珊~我错了!orz”
“[微笑]”
“半珊~我下周五的飞机,晚上九点到法兰克福。你来接我么~[可怜]”
“[微笑]”
“半珊~你不来接我我就要露宿街头了[可怜]”
“[微笑]”
“半珊~”


—————————
铛铛铛~半珊~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评论(14)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