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左日常

好忙好忙!有辣~么多可萌可萌的cp要萌!~(≧▽≦)/~

#鱼香 小子,会打篮球吗(8)

这段………个人觉得非常狗血……😂
但是这样才会有转折……
原谅我只能想到狗血剧情了orz



于半珊背着真水进了校医院,还好只是轻微地扭伤,医生嘱咐在家休息几天就没事了。
于半珊拿上药扶着真水坐在椅子上,“我送你回家吧。”
“不用了,我自己回去,出门打车就好了。”真水不好意思再麻烦学长就推拒了。
“废什么话。”于半珊倒没觉得有什么麻烦,揪起真水就要送他。
等出租车到了真水家,于半珊一下车就被惊到了,“卧……槽……我才知道你原来是皇太子?”
“。。。什么鬼……”真水满脸黑线地借着于半珊手的支撑也下了车。
于半珊咽了咽口水,指着面前那座庄园,真的是庄园!对真水说:“我知道你家有钱,可是,TM也太有钱了吧!”
真水撇嘴不是很高兴,淡淡地回应,“反正又不是我的,只是因为我流了这家人的血所以住在里面。你回去吧,会有人把我带进去的。今天谢谢你。”
“谢什么,都是应当的嘛。我走了你真没事?”于半珊习惯性揉揉真水的头发问他。
真水拍掉在他头上作乱的大手,朝门内向他走来的佣人努了努嘴,“喏,来人啦。你回去吧。”
于半珊也看到不远处走来了人,这才放心地钻进出租车,朝真水挥挥手,“走了哈。”
“嗯。”真水靠在门边看着载着于半珊的出租车离开,直到看不到了都还没收回视线。
“哟~咱们家三公子是在舍不得哪个美人啊?”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在真水耳边响起。
真水偏头躲开,不愿搭理身旁的人。
“怎么了?怎么连堂弟都不愿搭理了?果然是高贵冷艳的三公子啊……”真堂弟见真水不搭理他也不离开,自己在旁边念叨,“话说刚刚那人看着也不是美女啊,是个糙汉子吧。诶~~?真水,不会是……你有那种~~爱好吧~~哈哈哈哈哈”
真水听到这里气急了,转过头怒瞪真堂弟,而对方一副流氓地痞的样子,还对他痞笑,真水只觉得恶心。这时,佣人终于过来了。
“五少,三少好。”
真水一秒都不想再呆下去,撑过佣人的肩膀就往里走了。
真堂弟看真水不搭理他的行为毫不在意,耸耸肩,看了一眼刚刚出租车离开的方向,眼珠一转,再看着真水一瘸一拐的背影竟然笑了,“呵呵……”

真水回到房间喝了好几杯水才压下心里的恶心感。刚刚是他二叔的儿子,一天天对他都是那种阴森森的感觉,从小心术不正,为了他自己的私欲可以不择手段,而且见不得别人好。一般情况下他都不会遇上他,今天不知怎的平常逛夜店逛到半夜才回的人怎么大白天就回了。
真水躺在床上仔细看着自己的房间,多么奢华多么高档啊,半珊学长还真以为自己是里面的皇太子,他只是弃子罢了,他想逃离这里,满是尔虞我诈的家根本不是家。
从抽屉最底层抽出一张照片,真水温柔地抚摸着,“妈妈……你什么时候回来把我带走……”
真水的妈妈在他只有五六岁的时候就离开了,她和真水父亲就是商业联姻,本来作为女强人不在乎这些,但是那年事业失败亲人去世婚姻被背叛以及真家的冷漠,终于,她选择了离开,净身出户,连真水的探视权都没捞到。
真水每到这种时候都非常难受,本能地想念妈妈,但是今天,脑海里突然蹦出于半珊的笑脸。
“于半珊学长……?”
真水茫然了,他是怎么了……

这几天,真水乖乖听了医生的话在家里休息,到了第四天他才回去学校上课。但是刚走进校园,真水就觉得周围不对劲,虽然之前走在路上也会有人看他,但是今天大家的眼神里都藏着很多不一样的情绪。真水搞不懂,但是又没有合适的人去问,只好闷头往前走,直到,被一个女生拦住。
真水看着眼前这位衣着火辣美女,觉得有点眼熟。
“真水,你也知道了吧。”对面的美女先开了口。
“嗯?知道什么?”真水一头雾水,这女的脑子没问题吧?
“你还不知道?你不知道这几天学校里的传言吗?有人传其实你是gay,说你虽然交女朋友,但是没有跟她们发生过亲密关系,每次只停留在牵手,而且每次约会只停留在吃饭和购物上。所以现在整个大学圈都流传着E外校草,你,其实是个gay,之前频繁换女友都是为了做给家族老人看,为了不被扫出门……真水……是这样吗?”对面美女叽里咕噜说一大通,说完还睁大了眼睛自以为可怜兮兮地看着真水。
真水被两只铜铃似的眼睛吓到,退后了好几步才缓过气来,“都是谣言。而且跟女生出去不就是陪吃饭和逛街吗?还想做什么?抱歉,我不支持婚前性行为。”
对面美女看着真水似乎不太在意谣言的样子急了,“你都不在乎这些谣言吗?会毁了你的!这样吧,你答应做我男朋友,就可以辟谣了啊,我会想尽一切办法帮你解决问题的!”
“???”真水就像看外星人一样看着对面,他怎么觉得这是在要挟他?真水觉得已经很恶心了,一句话不说头也不回地就离开了。
“哎!真水!真水!”美女见真水快步离开了很着急,奈何高跟鞋太高追不上。美女生气地跺着脚,恶狠狠地拿着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五少!我照你说的做了,真水根本没有答应我!!你是不是又骗我!”
“没答应啊,没答应好啊,后面有他好受的。”
“你不许欺负他!”
“哟~~小美人儿,你之前散布谣言的时候可不是这个态度啊,你可是相当积极的呢,呵呵……”
“……人家才没有~”
真水找了一个没人的地方坐下慢慢消化这件事。怎么会莫名其妙突然出现这样的言论?而且刚好是自己请假不在的这几天,说是没有人指使他肯定不信!可是是谁呢……他的那几任女朋友?可是她们从自己身上捞的好处还少吗,而且分手的时候拿了分手费也是潇潇洒洒地走了。真水在脑袋里搜刮了一遍并没有发现与自己交恶的人,除了真堂弟。
“应该是他了,看来是要开始行动了,已经忍不了我了吗。”
真水捏捏鼻根,有些疲倦,但又有点快要解脱的感觉。
晚上,真水一踏进门就感觉屋里气氛不对,走进客厅,果不其然,这是听到谣言要三堂会审了。真水淡定无比地走了进去。
“哟,堂哥回来了啊。”
真堂弟摊在门边的软沙发上等着看真水的好戏。
真水瞄都没瞄他一眼,直直地走到了爷爷面前,“爷爷好。”
“好?我可不好。”
真爷爷捏着拐杖使劲地往地上杵,怒气冲天地抓起手旁的一个信封就摔在了真水脸上。一瞬间,信封破了,信封里的照片哗啦啦飘了下来。
真水捡起来看,这些竟然是他和于半珊学长的照片!一张一张地翻看,有一起在球场打球的照片,有一起吃早餐的照片,有于半珊为他剥虾的照片,有于半珊背他去医院的照片……原来他跟于半珊学长之间有了这么多互动啊,难怪自己会不自觉地依赖他。
真水一边认真看着照片,嘴角不知不觉向上扬,他本人还没意识到,坐在上位的爷爷已经忍不住了,抓起茶杯就往真水头上砸。
“砰!”茶杯碎了,真水的额头破了,鲜血流下来蒙住了眼睛,看每一个人都带着血腥的味道……
“滚吧!多看一秒都恶心,我们真家没有你这样的恶心变态!儿子孙子多的是,也不少你一个,滚!马上给我滚!”
真水也不说什么,仔细收好每张照片,干脆利落地往外走,经过自己的父亲时顿了一下,父亲一脸不舍,但是他不敢开口求情的。真水对他笑笑,他知道自己父亲是什么性格,他是爷爷最看不起的儿子,软弱无能,他不敢说话的。
真水走到门口了,后面转来爷爷的愤怒的吼叫声,“去给我把这个畜生从家谱里除名!所有银行卡冻结!以后谁也不许提到他!”
“是!爷爷~”真堂弟积极回应着爷爷的话。
“嘁。”真水小小地嘁了一声,就往自己房间走去了,他要收拾不属于真家的东西带走。
东西很少,没过多久真水就出了门,真堂弟倚在门边,对真水挑衅一笑,真水全当没看到,反正知道是他在捣鬼,而且他还要谢谢他助自己早日离开这个“封建王朝”。
而真堂弟就是这么贱嗖嗖的,真水不理他他反而更兴奋,压低声音继续挑衅,“三哥,没想到吧,没想到你会被扫地出门吧哈哈哈哈!”
真水只当看了一场猴戏,目不斜视地走出了真家大宅,他终于逃出了这个牢笼!
真水提着简单的行李,散漫地在街上逛着,看着来来往往的人,喧嚣的夜市,星光璀璨的夜空,他觉得很放松。
“叮呤~~”手机响了,是小何同学。
“你好,我……”
“好什么好啊!到底怎么回事!我一回家就被我爸警告不能再跟你玩儿了,说你被真家赶出来了。”
“对啊,被赶出来了,这不是我一直希望的吗?”
“你……哎……那你住哪儿啊?”
“我不知道啊哈哈哈……”
“你是疯了吗!还在笑,我现在出不了家门,要不我找人帮你解决住处……”
“不用了,老爷子都做到这份上了,你帮我解决他们会查不出来?”
“啧……那你不可能睡大街吧!你等……卧槽,我爸来了,我先挂了。”
真水无所谓地笑笑,关了手机继续压马路。

而小何同学那边,听完自家老爸的再次警告送走了他爸。他不放心,自己的兄弟怎么能说不管就不管呢!可是如果找圈内的人很可能就被发现了,那圈外的……他和真水都认识的……于半珊学长!!
“学长!只能拜托你了!”
小何同学拨通了于半珊的手机,“你好半珊学长。”
“嗯,怎么了?”
“你现在有时间吗?你能给真水打个电话并且收留一下他吗?他现在发生了一点事电话里也解释不通我又无能为力反正希望半珊学长能够帮帮忙!喂……喂?喂?嗯?”小何同学拿下手机看了看,不知道什么时候电话已经被挂断了。




———————————
同居同居同居同居………🤣

评论(8)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