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左日常

好忙好忙!有辣~么多可萌可萌的cp要萌!~(≧▽≦)/~

#香芋小甜饼•就要粘着你


晚上八点多,工作一整天的于半珊和甄少祥两人洗净一身疲惫,终于可以轻轻松松地瘫在沙发上享受一下生活了。
客厅电视开着,甄少祥在看财经频道,于半珊瘫在甄少祥身上玩着手机。
“老甄!”
“。。。??叫我?”
甄少祥不确定地看着于半珊,这是于半珊第一次在某种运动之外不叫他全名。
于半珊全神贯注地刷着手机,等浏览完了才理甄少祥。
“老夏去世了!”于半珊有点伤心,想从甄少祥这儿找点安慰。
“乖~不难过~ ”甄少祥看于半珊伤心的样子不忍心,一把把他捞在怀里轻拍他的背安抚,“可是老夏是谁?”
“。。。”于半珊一下子憋住了伤心的情绪,他高估了他家的金毛,他家的金毛只有没有“吃”的才会伤心。
“就是'老夏与脆鹅',上次去台湾旅游,还跟你提过呢。”
“嗯……?”甄少祥想不起来了,去台湾旅行那次是度蜜月,他眼里心里都只有于半珊一个人,其他的事根本就不记得。
“啧!你记性怎么这么不好啊!我觉得你跟老夏差不多!”于半珊把手机里的内容拿给甄少祥看,“老夏就是微博'老夏与脆鹅'的男主人公啊,一个96岁的老爷爷,现住台湾。他本来是东北黑龙江人,当兵跟着去了台湾,后来娶了漂亮的台湾姑娘'脆鹅'。他患有严重的老年痴呆,但仍然记得爱脆鹅,他们的孙女把他们的日常放在网上,很可爱。可是,老夏还是抵不过时间,去世了……”
甄少祥看完手机里的内容后放下手机,轻轻搂着于半珊,轻声安慰,“半珊~不要伤心了。也许是老夏明白自己的病已经越来越严重了,他担心他最后会忘了对脆鹅的爱,所以他离开了。”
“嗯?”于半珊趴在甄少祥胸口声音闷闷的。
“嗯啊……当然我们想看的都是世界上的美好,但是也逃不过自然规律。你看,在最后,老夏唯一的挂念就是脆鹅,脆鹅也答应会好好照顾自己。我想,他应该是没有遗憾地走了吧。”
“可是脆鹅怎么办?”
“她已经照顾老夏那么多年了,是应该为自己而活了。”
“可是脆鹅会想老夏怎么办。”
“她的孙女应该会带她出去玩吧。她不能再想了,可以选择性忘了……”
“甄少祥!想不到你是这种人?!感情是这么好控制的吗?!说不想就不想,你一走了之变成一抔灰,就不想想活人的感受吗?”于半珊很不同意甄少祥的话,猛地竖起身怼他。
“。。。”甄少祥看着愤怒的于半珊还没反过神,仔细琢磨,于半珊是把自己代入了,“半珊~我没走,我在这儿啊。”
于半珊自己也才反应过来自己刚刚情绪激动了,挺尴尬的,不知道说什么。
甄少祥笑着再次把于半珊搂进怀里,吻吻他的头顶,“半珊~~你又习惯性代入自己了,上次奇葩说也是。”
于半珊瘪瘪嘴不服气,“可是我们也会老也会死。”
“是~这是自然规律。但是我相信我们到了那个时候是没有遗憾的。”甄少祥就像哄小孩一样哄着于半珊。
“先走的当然没有遗憾啦!到死都有人陪着!”于半珊还在纠结之前甄少祥说的话,就是想弄个明白,“要是你,如果我先走了,你是被留下的那个呢?”
“不是我!”甄少祥突然抱紧了于半珊,“不是我,你不能走。你走我也走。”
“啧。你不是前面才说被留下的那个人应该好好享受一下生活吗?”
“又不是说的我自己。”
“耍赖皮。”
“反正我要和你一直一直在一起!以后不管是你身体不太好了,我会一直照顾你,我现在就开始学!或者我先身体不好了,我也要粘着你,我们可以请保姆,但是你要一直我身边。”
“嘁,我还不乐意呢!”
“你不乐意我也要粘着你。”
“起开起开,你怎么这么粘人!”
“我就粘你一个~”


———————
老夏爷爷走好,脆鹅奶奶一定要幸福生活下去❤️

评论(6)

热度(79)